在广州的街上,他买了两枚洁白、清冷